SEARCH
技术服务021-34781616

热门搜索关键词:转录组基因组甲基化酵母文库蛋白芯片

021-34781616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技术&解读&应用 » 2017.1.11 每日早知道

2017.1.11 每日早知道

返回列表 来源: 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2017.1.11 每日早知道扫一扫!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1-11 08:36:04【

周三

Nature:揭示肿瘤抑制基因LATS控制人乳腺细胞命运机制
乳腺癌为何产生?某些乳腺癌病人如何对常规疗法产生抵抗性?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瑞士巴塞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对乳腺组织中这些分子过程获得新的认识。他们鉴定出肿瘤抑制基因LATS在乳腺癌产生和治疗中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1月9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The Hippo kinases LATS1 and 2 control human breast cell fate via crosstalk with ERα”。

所有的乳腺癌都不是同样产生的。在高达70%的乳腺癌中,它们都有雌激素受体(estrogen receptor, ER)。如今,这些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能够相对较好地加以治疗。这些癌症需要雌激素才能生长,因此雌激素受体是许多药物的靶标。这些药物干扰雌激素表达、结合到雌激素受体上或者加快它的降解。

然而,大约三分之一的病人并不对药物治疗作出反应,或者说产生抵抗性。迄今为止,准确地预测哪些人对这种治疗作出反应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其内在的分子机制仍然未得到充分的理解。

如今,在这项新的研究中,巴塞尔大学生物医学系的Mohamed Bentires-Alj教授团队鉴定出LATS在这种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他们能够证实这种酶通过与其他的蛋白协作,如何影响乳腺癌的产生和治疗。

肿瘤抑制基因LATS决定着细胞命运
研究人员着重关注阻止正常的细胞发生癌变的肿瘤抑制基因。特别地,他们研究了肿瘤抑制基因LATS1和LATS2。一旦剔除基因LATS,乳腺组织中的这些过程就会发生变化。

在缺乏LATS的情形下,乳腺上皮组织中的管腔前体细胞(luminal precursor cell)的数量增加了。人类大多数乳腺癌类型就起源自这类细胞。Bentires-Alj解释道,“LATS平衡着乳腺组织中的细胞命运。在它不存在时,这种平衡发生变化:更多的导致肿瘤产生的细胞产生了。”

抵抗降解
在健康的乳腺组织中,LATS携带着雌激素受体α(ERα)一起进入蛋白降解复合物中。若没有LATS,这种受体不再被正确地降解,而这对癌症治疗带来不利的后果。Bentires-Alj说,“我们能够证实缺乏LATS的乳腺癌细胞不再对氟维司群(Fluvestrant)作出反应,这意味着它们产生抵抗性。氟维司群是一种雌激素受体拮抗剂,促进雌激素受体降解。”

移除LATS也会让蛋白YAP和TAZ稳定化。YAP和TAZ在很多癌症中上调表达,促进细胞增殖。Bentires-Alj总结道,“鉴于我们对健康乳腺组织中的这些过程获得的新认识,我们如今也更好地理解癌症的起源细胞如何增殖,以及为何某些癌症抵抗治疗。”(生物谷 Bioon.com)


Nature:揭示出局限性前列腺癌基因指纹
高达30%的潜在可治愈的局限性前列腺癌(localized prostate cancer)男性患者在接受放疗或外科手术移除后患上发生扩散的侵袭性疾病。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加拿大研究人员发现了解释这种现象的基因指纹。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1月9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Genomic hallmarks of localized, non-indolent prostate cancer”。

论文共同通信作者、加拿大大学医疗网络玛嘉烈公主癌症中心临床科学家Robert Bristow说,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临床医生在确诊病人病情之后开发出有效的个人化靶向疗法。

在这项新的研究中,Bristow博士、论文共同通信作者Paul Boutros博士、论文第一作者Michael Fraser博士和来自加拿大魁北克市拉瓦尔大学的合作者们分析了500名患有局限性非遗传性前列腺癌的加拿大男性病人的肿瘤样品。在一项相关的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的研究(Nature Communications, doi:10.1038/ncomms13671)中,Bristow博士和Boutros博士破解了在男性罕见地遗传了影响修复细胞中DNA损伤的BRCA2基因突变的情形下,BRCA-2遗传性前列腺癌如何变得致命性。

Bristow博士说,“我们利用专门的最新DNA测序技术来着重关注前列腺癌遗传学特征以便更好地理解一名男性所患的前列腺癌与另一名男性所患的前列腺癌存在哪些不同。”

“这些基因指纹能够高准确性地区分对外科手术移除或化疗作出很好反应的男性和疾病较早地扩散到前列腺之外的男性。这种信息让我们更加精准地了解前列癌男性患者的治疗反应,而且也为如何更好地治疗其中的一组男性患者提供重要的线索以便改善总体治愈率。”

下一步将是把这项研究发现转化为一种能够用于诊所中的分子诊断工具。Bristow博士说,“我们将在未来的两到三年内测试500多名男性来实现这一点。这是前列腺癌研究的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们将很快能够在诊所中鉴定出男性癌症的精确遗传状态,并且针对每名病人的具体情况进行个人化治疗以便治愈全世界更多的男性。”

Bristow博士和Boutros博士共同领导加拿大前列腺癌基因组网络(Canadian Prostate Cancer Genome Network, CPC-GENE)。CPC-GENE是世界领先的前列腺癌测序项目。这项新的研究建立在他们之前发表的发现上:

(1)首次在分子水平上描述局限性多灶性前列腺癌(localized, multi-focal prostate cancer)和促进这种癌症产生的一个新的基因亚群(Nature Genetics, doi:10.1038/ng.3315);
(2)开发出一种基因测试方法来鉴定哪些男性在接受外科手术移除或放疗的局限治疗后有最高的风险发生前列腺癌复发(Lancet Oncology, doi:10.1016/S1470-2045(14)71021-6)。

Bristow博士说,“如今,在我们的遗传发现上的信息丰富性将能够让我们依据疾病扩散风险进一步对男性患者进行合适地分类。这将有助我们治愈当前可能没有治愈方法的男性患者。”(生物谷 Bioon.com)

欧易生物

技术热线:021-34781616 咨询热线:4006-4008-26

上海市闵行区新骏环路138号5幢3层
service@oebiotech.com
欧易生物
欧易生物微信公众号
沪ICP备-0504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上海欧易生物医学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