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技术服务021-34781616

热门搜索关键词:转录组基因组甲基化酵母文库蛋白芯片

021-34781616

当前位置首页 » 2017.2.20 每日早知道

2017.2.20 每日早知道

返回列表 来源: 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2017.2.20 每日早知道扫一扫!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2-20 08:55:48【

周一

近期胰腺癌重磅级研究盘点
如今,胰腺癌现已经成为全球第七大致死性癌症,患者五年的存活率不到5%。尽管临床医学的发展使很多癌症已经成为了一种可控甚至治愈的疾病,但非常遗憾的是,胰腺癌恰恰是科学家尚未攻克的癌症之一,该病从预防、诊断、治疗到预后效果并不不理想,随着人群生活水平的提高及饮食结构的改变,近年来胰腺癌的发病率呈现上升且年轻化的趋势。

近期胰腺癌领域研究又有哪些突破呢?小编对此进行了整理,分享给各位!

【1】Nature:重磅!揭示贪婪的胰腺癌细胞逃避饥饿机制
doi:10.1038/nature19084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哈佛大学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和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等机构的研究人员通过利用胰腺癌细胞和小鼠开展实验,发现胰腺癌细胞在致密的肿瘤中通过命令附近的支持细胞(support cell,即后面提到的胰腺星状细胞)给它们提供替代性营养来源,从而避免饥饿。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8月10日在线发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Pancreatic stellate cells support tumour metabolism through autophagic alanine secretion”。

这些结果围绕着当在正常情形下由血液供应的氧气和血糖(即葡萄糖)处于短缺时,胰腺癌细胞寻找能量的独特能力。这就是肿瘤内异常的细胞生长快速地消耗掉可获得的资源时发生的情形。

这项新研究是首次揭示出胰腺癌细胞发送信号给胰腺星状细胞(stellate cell),然后胰腺星状细胞在胰腺中分泌物质从而为胰腺癌细胞生长提供支持。这会导致胰腺星状细胞将它们自己的细胞组分降解为构造单元,如蛋白的构造单元是氨基酸(如丙氨酸),DNA的构造单元是4种碱基:A、T、C和G。胰腺癌细胞然后将丙氨酸转运到它们的线粒体中,利用它作为替代葡萄糖的能源。

【2】PNAS:二甲双胍联合纳米药物是治疗胰腺癌的好选择
doi: 10.1073/pnas.1611406113

癌症研究人员经过长期观察发现多种抗癌药物组合的治疗效果好于单种药物治疗。最近来自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的科学家们进行了一项研究,他们通过代谢组学的方法追踪癌细胞非常依赖的一些代谢途径,为开发特异性靶向这些途径的抗癌药物组合提供了科学证据,这种药物组合中包括约翰斯霍普金斯研究人员开发的一种纳米颗粒药物。

"我们不能只从一个角度对癌细胞进行打击,在癌症治疗过程中学会如何对药物进行组合靶向正确的信号途径是非常重要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Anne Le教授这样说道。

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PNAS上。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首先从一种叫做BPTES的试验性药物开始,在此之前BPTES已经在多种癌症动物模型中得到检测,都不能帮助减小肿瘤尺寸。科学家们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在使用传统给药方法的时候肿瘤组织中的药物浓度不够高而导致的。

【3】Cell:免疫细胞“起内讧”或促进胰腺癌恶化
doi:10.1016/j.cell.2016.07.046

日前一项刊登于国际杂志Cell上的一项研究报告中,来自纽约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不同类型细胞间的内部冲突或可帮助解释为何免疫系统会奋力识别并且攻击胰腺癌,而遏制这场内讧或许就可以开发出潜在有效的胰腺癌新型疗法。

文章中研究者描述了一种名为“γδT细胞”的特殊类型的免疫细胞,他们发现这类免疫细胞可以帮助抑制其它抵御肿瘤的T细胞进入到胰腺肿瘤内部,如果没有γδT细胞的干预,CD4和CD8细胞就会不断增值并且主动攻击肿瘤,但不幸的是,免疫系统能够产生大量的促肿瘤γδT细胞深入到肿瘤中,并且干扰免疫细胞对肿瘤的攻击。

免疫疗法近年来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即激活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抵御癌症,从而增强CD4或CD8细胞的活性,本文研究则表明,这种免疫疗法或许就可以靶向应用于胰腺癌的治疗中,除非γδT细胞被阻断,不然CD4和CD8细胞就不能正常发挥功能去遏制癌症发展。研究者George Miller博士指出,标准的免疫疗法或许对胰腺癌并不奏效,尤其是致死性的胰腺癌,如今我们获取了更多信息来解释其原因,机体主要的抗肿瘤防御机制或许在胰腺癌面前完全没有作用。

【4】Nature:挑战常规认知!科学家提出胰腺癌发生新机制
doi:10.1038/nature19823

近日,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癌症研究所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成果,该成果挑战了当前关于胰腺癌为何如此恶性的常规认知,胰腺癌更趋向于在晚期阶段表现出来,研究者目前并不清楚为何很多胰腺癌患者发现疾病时往往是处于癌症晚期阶段。

利用全基因组测序技术,研究小组在100个独立的肿瘤中重建了胰腺癌的发展历程,让研究者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发现,很多被认为引发疾病的重要遗传改变实际上会突然发生,就类似于创世大爆炸一样。胰腺癌是一种高度恶性且致死性的癌症,据估计截止到2030年,胰腺癌将成为第二大引发死亡的癌症类型,改善患者的临床预后往往非常困难,这也就强调了深入阐明胰腺癌发病机制的重要性。

研究者Notta博士说道,在很多年前当我们开始研究这个课题的时候,我们就想深入阐明为何在临床上胰腺癌进展如此之快,这种癌症往往起源于局部性病灶,而且仅限于胰腺发病,从而快速开始转移,目前如果不能够将肿瘤的生物学特性同疾病的临床证据相联系的话,研究者一般很难发现胰腺癌的新型疗法,而本文研究中研究者提出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来揭示疾病的发病机制,同时对疾病相关的临床问题进行深入的剖析,他们希望基于深入的研究后能够解释为何胰腺癌如此具有恶性且进展神速。

【5】Nat Genet:表观遗传变化让远端转移的胰腺癌细胞更具生存优势
doi:10.1038/ng.3753

一项多中心研究报告称,对死于胰腺癌的病人肿瘤样本进行的全基因组分析表明DNA上发生的表观遗传修饰能够使一些胰腺癌细胞获得生存优势,据研究人员介绍,这些优势能够让癌细胞在肝脏和肺这样血液供应充足的器官繁荣生长。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Nature Genetics上。

癌症转移会让癌症变得非常致命,手术和其他治疗方法无法发现并摧毁每一个癌细胞,对于胰腺癌来说尤为如此,在发生转移之前一般很难检测到肿瘤的存在。

为了更好地理解胰腺癌转移灶的形成,纪念斯隆卡特琳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从8位死于胰腺导管腺癌的病人身上收集了肿瘤组织样本,样本取自原位肿瘤和任何可以检测到的转移肿瘤。研究人员对肿瘤的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寻找基因突变和DNA上发生的变化,在另外一篇发表的文章中他们报告称并未发现与癌细胞成功转移有直接关联的基因突变。

【6】Nature:附带致死性或有助开发出治疗胰腺癌的新方法
doi:10.1038/nature21052

癌细胞经常剔除在正常情形下抑制肿瘤形成的基因。这些基因剔除可能也会影响相邻的基因,这一事件被称作为“附带致死性(collateral lethality)”。这可能为开发治疗几种癌症的疗法提供新的选择。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早期的癌症产生期间,当一种常见的肿瘤抑制基因SMAD4被剔除时,一种相邻的代谢酶基因ME2(编码苹果酸酶2)也会被清除,这提示着苹果酸酶抑制剂可能用作一种新的治疗方法。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1月18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Genomic deletion of malic enzyme 2 confers collateral lethality in pancreatic cancer”。

论文共同第一作者、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癌症生物学博士后研究员PrasenjitDey博士说,“在努力将治疗策略从癌基因靶标扩展到与癌症产生不直接相关联的靶标的过程中,我们鉴定出胰腺癌附带致死性的弱点,而且在某些病人群体中能够利用药物靶向这些弱点。针对几种癌症的基因组数据进一步提示着这种治疗策略可能有益于很多癌症患者,包括胃癌患者和结肠癌患者。”

【7】Nature:重磅!鉴定出侵袭性胰腺癌细胞及其弱点
doi:10.1038/nature21064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利用病人源性肿瘤异种移植(patient-derived tumor xenograft, PDX)和模式小鼠开展一系列临床前实验,鉴定出一种门卫蛋白(gatekeeper protein)阻止胰腺癌细胞转化为一种极具侵袭性的细胞类型,并且也发现剔除这种门卫蛋白的疗法能够阻止这些癌细胞。这些发现有助为携带这种进展迅速的治疗抵抗性的胰腺癌细胞亚群的病人开发出潜在的疗法。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2月8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ynthetic vulnerabilities of mesenchymal subpopulations in pancreatic cancer”。

论文共同通信作者、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基因组医学系讲师Giannicola Genovese博士说,“胰腺癌细胞的特征是显著的可塑性,即让这种恶性肿瘤非常难以治疗的细胞变化。”

Genovese及其团队发现在初始的致癌性驱动基因KRAS消失后,剔除SMARCB1基因会导致一小部分胰腺癌细胞发生变化而进入一种间充质状态(mesenchymal status),即一种可移动的浸润性细胞状态。

【8】Sci Rep:安定药为胰腺癌治疗带来新希望
doi:10.1038/srep39732

导管腺癌是最常见的一种胰腺肿瘤,这种疾病的康复率很低不仅是因为早期诊断存在困难,还因为缺少特异性的药物治疗方法。最近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的一项研究为导管腺癌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

研究人员发现一种一直用于焦虑症治疗的药物分子能够干扰一种参与癌症发育过程的蛋白分子的活性。这个叫做Nupr1的蛋白与胰腺癌的关系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得到证明。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对超过100种已经得到批准用于各种治疗用途的药物分子进行筛选,将实验技术与计算机模拟结合使得我们能够发现一些与Nupr1相互作用的药物。体外实验证明这些筛选出来的化合物能够降低肿瘤细胞的活力,抑制肿瘤细胞的迁移,完全抑制肿瘤细胞的克隆形成能力。我们将最有效的化合物用在异种移植的小鼠模型上证明这种药物能够完全阻止胰腺癌的发展。这种叫做trifluoperazine的分子一直用于焦虑症的治疗,我们证明这种药物还具有抗肿瘤作用,作用效果甚至好于最有效的化疗药物。”文章作者Bruno Rizzuti这样说道。

【9】Cancer Res:天津医科大学教授发现遏制胰腺癌转移潜在靶点
DOI: 10.1158/0008-5472.CAN-16-2170

近日,天津医科大学郝继辉教授带领研究小组在国际学术期刊Cancer Research 上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进展,他们在胰腺导管腺癌中发现了一个新的肿瘤抑制因子,并对该分子如何发挥肿瘤抑制作用进行了探讨。

郝继辉教授是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副院长,胰腺肿瘤中心主任,全国胰腺癌诊疗专家组成员。他不仅在临床中做出许多杰出工作,还带领研究团队围绕胰腺癌进行了深入的基础及转化研究。

ESE3是ETS 家族的一个转录因子,在许多上皮组织的分化和发育程序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这项最新研究中,郝继辉教授等人报道ESE3在胰腺癌中发挥肿瘤抑制因子作用,这是之前研究从未发现过的。他们观察到相比于胰腺导管腺癌周围的正常组织,癌组织中的 ESE3表达水平非常低,并且PDAC 中 ESE3表达水平下降与癌症发生淋巴结转移和脉管侵袭的增加以及病人无复发率和整体生存率下降都存在密切关联。

【10】PNAS:微环境改变胰腺癌细胞表观遗传和代谢 科学家找到解决方法
DOI: 10.1073/pnas.1620164114

就像种子生长需要营养和水分充分的土壤一样,许多癌症都依赖于周围的环境才能在体内繁荣生长。肿瘤微环境在肿瘤生长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现在科学家们发现了来自微环境的信号如何通过改变癌细胞代谢促进胰腺肿瘤生长。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PNAS上。

胰腺癌病人的五年生存率很低,并且胰腺癌细胞容易对化疗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产生抵抗,因此开发新的治疗方法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之前有研究表明来自周围基底细胞的信号既包括帮助胰腺肿瘤生长的支持信号也有帮助对抗癌症的抑制信号。为了了解胰腺癌细胞如何利用支持信号,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方法模拟胰腺癌细胞如何与基质密切整合从而进行生长。

“我们开发了一个培养系统,这样我们就可以将人类胰腺细胞培养在添加或者不添加基质信号的三维环境中。”文章第一作者Mara Sherman这样说道。(生物谷Bioon.com)


干细胞疗法或有望根治心脏病
据美国CDC数据显示,在美国每隔43秒就会有人心脏病发作;如今,人群中心肌梗死和心力衰竭的高发病率和临床疗效的有限性催生着人们对干细胞疗法的厚望,目前全球已有数千名患者接受了成体干细胞的治疗。日前,来自日本的科学家使用一只猕猴干细胞培育出的心肌细胞成功修复了其它五只猴子的破损心脏,这一研究突破就表明未来科学家或许能够借助捐赠的干细胞让心脏病患者的器官得以再生,而且这种方法还能够明显减少个体干细胞治疗所浪费的时间和费用。

那么干细胞疗法治疗心脏病是否可行?如今科学家利用干细胞治疗心脏病的进展如何?本文中小编对此进行了盘点,与各位一起学习!

【1】Nature:利用实验室培养的干细胞再生猴子心脏
doi:10.1038/nature19815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日本研究人员在实现器官再生中取得重要进展:利用猴子皮肤细胞产生的干细胞让5只患病的猕猴受损的心脏再生。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10月10日在线发表在Natur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llogeneic transplantation of ips cell-derived cardiomyocytes regenerates primate hearts”。

这一实验有助实现提供一种巨大的无争议的再生细胞来源以便将这些细胞移植到心脏病患者体内来治疗这些患者的目标。

这将会缓解从胚胎中或者从移植受者本身收集干细胞的需求。

日本研究人员在这项研究中所使用的干细胞是所谓的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Cs)。ipsCs经诱导后产生被称作心肌细胞的心脏细胞。

ipsCs是通过促进成熟的已特化的人细胞(如皮肤细胞)返回到一种中性的幼年状态,在此状态下,它们能够产生任何其他类型的人细胞。

【2】Biomaterials:新技术攻克心脏干细胞疗法的一大困难
doi:10.1016/j.biomaterials.2014.06.031

干细胞治疗是一种很有前途的手段,用于修复由心脏病发作导致的心脏组织损坏。然而,心脏干细胞疗法目前还存在着一大技术障碍。

当进行细胞移植后,细胞保留永远是有问题的,特别是对于心脏修复来说是特别困难的,因为心脏泵可以将移植细胞“冲洗”出器官,那么移植的细胞要么消失,要么会在其他器官中死亡。

研究人员一直试图解决保留心脏干细胞的问题,让这些细胞在它们应该呆的地方,呆足够长的时间,并让它们“安顿”下来,开始工作。在2010年,研究表明,将铁纳米颗粒附加在心脏干细胞上,并使用磁场,有可能将这些移植细胞保持在应该呆的地方。

【3】Nature子刊:重磅!科学家研发出人工合成干细胞治疗心脏病
DOI:10.1038/NCOMMS13724

近日,一项刊登于国际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杂志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开发了一种新型人工合成干细胞(synthetic stem cells)用于治疗心肌梗死。人工合成干细胞可明显规避天然干细胞移植所诱发的可能有害风险。 此外,人工合成干细胞可耐受快速冻融,这一特性和理念可广泛应用于其他类型的干细胞。

多项研究表明,干细胞治疗主要通过旁分泌机制(释放蛋白质和核酸等)修复损伤组织。虽然干细胞治疗的有效性已得到广泛证实,但是其疗法仍具有一定的潜在风险,例如诱导宿主肿瘤形成和免疫排斥反应。另外,干细胞自身具有易碎性、难保存性、和操作的复杂性等缺点。

任职于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本文通讯作者程柯Ke Cheng教授,一直致力于心脏干细胞的研究。这次,Cheng教授位于北卡的实验室和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张金盈教授合作,研发出具备心脏干细胞分泌因子和细胞膜的人工合成干细胞,并命名为细胞模拟微粒(Cell-mimicking microparticle, CMMP)。

Cheng说,“我们的设计思路是从天然心脏干细胞中提取分泌因子,再和生物可降解微粒融合形成颗粒,最后包被心脏干细胞的细胞膜。我们称这种能模拟细胞治疗功能的微球为细胞模拟微粒CMMP。”

【4】Circulation Res:心脏干细胞疗法作用机制仍是个谜
doi:10.1161/CIRCRESAHA.115.307647

在众多的临床试验中,科学家们将不同类型的祖细胞(progenitor cell)注射到病人体内有助治疗受损的心脏。在某些情况下,病人的确具有更好的心脏功能,但是究竟是如何导致的?科学们家之间对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分歧。根据一项新的针对大鼠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注射入体内的祖细胞本身并不是通过增殖产生新的心肌细胞而导致心脏功能改善。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2月2日在线发表在Circulation Research期刊上,论文标题为“Long-Term Outcome of Administration of c-kitPOS Cardiac Progenitor Cells After Acute Myocardial Infarction: Transplanted Cells Do Not Become Cardiomyocytes, but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Improvement and Proliferation of Endogenous Cells Persist for At Least One Year”。

“这些细胞并不会变成成体心肌细胞”,论文共同作者、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医学院心脏细胞疗法研究员Roberto Bolli说,“因此,其中的机制显然是一种旁分泌作用,即这些细胞释放某种让心脏变得更好的‘物质’。最重要的问题是‘这种物质是什么?’”

Bolli团队研究人员研究了所谓的c-kit +细胞的命运,其中c-kit +细胞是从心脏中收集的祖细胞,之所以被称作这种名字,是因为这些细胞存在一种特定的激酶。c-kit +细胞在制造心肌中的作用一直是科学家们之间长期争论的来源:一些研究发现没有证据证实它们在体内产生新的心肌细胞,而其他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条件合适的话,它们确实能够制造心肌。

【5】Lancet:世界首次利用干细胞治疗再生出健康心肌
doi:10.1016/S0140-6736(12)60195-0

来自Cedars-Sinai心脏研究所的临床试验结果表明,给病人注入他们自己的心脏来源细胞有助于受损心脏再生出健康心肌。

心脏病发作会在心肌留下疤痕。对接受实验性干细胞治疗的病人而言,这种疤痕大小显著地减少,而且健康心肌发生相当大的增加。

在接受干细胞治疗一年后,接受细胞治疗的病人心脏中疤痕大小减少24%到12%不等(平均下降率约50%)。而没接受干细胞治疗的对照组病人心脏中疤痕大小没有减小。该研究的最初目标是证实其安全性,也想寻找关于这种治疗方法可能溶解疤痕与再生受损心肌的证据。尽管心脏病病人细胞治疗试验已有十年时间,但是之前一直没有取得这么好的结果。过去,我们能做的所有事情就是通过迅速打开被阻塞的动脉来最小化心脏损伤。现在,此研究表明存在一种再生治疗法,这种疗法确实可能逆转心脏病发作引起的损伤。

【6】Nat Biomed Eng:突破!科学家利用干细胞成功再生出心脏外层结构
新闻阅读:Researchers use stem cells to regenerate the external layer of a human heart

近日,刊登在国际杂志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上的一项研究报告(doi:10.1038/s41551-016-0003)中,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利用干细胞成功再生出了人类心脏的心外膜细胞;研究者表示,早在2012年,我们就发现如果能够利用化学物质处理人类干细胞,使其连续激活干细胞并且抑制Wnt信号通路,就会促进干细胞转变成为心肌细胞,心肌作为心脏三层结构中的中间一层结构,其非常厚实,能够通过收缩向机体各部供血。

Wnt信号通路是由蛋白质组成的一种特殊的信号转导途径,其能够利用细胞表面受体将信号传入细胞内部。Xiaojun Lance Lian教授表示,我们需要为心脏祖细胞(cardiac progenitor cells)提供额外的信息使其转化成为心外膜细胞,但在这项研究之前,我们并不清楚这种特殊的信息是什么,如今通过研究发现,如果能够再次激活细胞中的Wnt信号通路,我们就能够重新驱动心脏祖细胞转变成为心外膜细胞,而不是心肌细胞。

这项研究或许能够帮助研究人员对机体整个心脏壁进行再生,通过形态学的评估和功能性的分析,研究者发现,制造出的心外膜细胞同人类机体中和实验室生长的心外膜细胞非常相似。那么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如何将心脏祖细胞转变成为心脏的心内膜细胞(心脏内层细胞),目前研究人员正在努力对该问题进行攻克。

【7】SCTM:新型干细胞可治疗心力衰竭
doi:10.5966/sctm.2015-0070

近日,一种新的研究方法可传递干细胞到受损心肌细胞从而治疗严重的心脏衰竭,本文于7月27日发表在《干细胞转化医学》杂志上。

Amit Patel医学博士,他是盐湖城犹他大学心血管再生医学主任,他和他的同事们招募了60名严重的心力衰竭患者。他们随机分配48名患者到常规护理干细胞疗法组,另外12名患者只用标准疗法治疗。

研究人员指出,干细胞疗法非常安全,治疗本身没有副作用。一年之后,病人的射血分数有了适度改善。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改善是否可能有意义,Patel补充说,更大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用来观察这种方法是否可以作为重度心衰的适用方法。

【8】PLoS Comput Biol:计算机模拟间充质干细胞疗法 将心脏病治疗风险降至最低
doi:10.1371/journal.pcbi.1005014

最近科学家们使用数学计算模型模拟了人类间充质干细胞到达心脏损伤部位的过程,发现只用一个特定亚群的干细胞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间充质干细胞疗法带来的相关风险。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上,该研究代表了心肌损伤修复和再生策略的新发展,能够提高干细胞疗法在心脏病患者中的应用安全性。

心肌梗死——也即心脏病发作——在美国平均每43秒就会发生。这一情况大大激励了科学家们对心肌损伤修复和再生治疗新方法的开发,其中包括人类间充质干细胞治疗。但是在临床试验中间充质干细胞疗法的作用常常比较微弱且短暂,这表明我们对于间充质干细胞如何影响心脏功能的机制仍了解有限。

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Joshua Mayourian等人使用数学计算模型模拟了这些干细胞与心脏细胞之间的电相互作用,深入了解了其中可能存在的有害影响,同时提出了降低间充质干细胞治疗中一些潜在风险的可能方法。

【9】Cell Stem Cell:科学家将成纤维细胞成功重编程形成心脏祖细胞
doi:10.1016/j.stem.2015.12.001

通过遗产性地重编程哺乳动物机体中常见类型的细胞,来自威斯康星大学的研究人员成功地制造出了主要的心脏细胞,即用于形成发育心脏的原始祖细胞,相关研究刊登于国际杂志Cell Stem Cell上。文章中研究者报道了他们可以将小鼠的成纤维细胞成功编程产生诱导的心脏祖细胞(cardiac progenitor cells),他们所利用的技术可以有效控制并且制造心脏中的三种主要的心脏细胞,如果其可以在人类细胞中复现,那么有一天或许就可以帮助治疗多种心脏疾病。

利用5种基因研究人员就可以将成纤维细胞推回至发育阶段,进而转变成为制造心肌细胞、平滑肌细胞和内皮细胞的心脏祖细胞,这种诱导性的心脏祖细胞可以制造数亿万个关键的心脏细胞,从而提供丰富的原料来供研究者们在培养皿中对心脏细胞进行研究,进而进行多种化合物的安全性及有效性的测试。

研究人员Kamp说道,因为重编程的细胞处于高度活跃的分裂之中,因此我们可以相对容易地制造出数亿个细胞;本文研究就好像是逆向工程的练习一样,首先观察在小鼠胚胎心脏发育过程中的关键遗传因子,随后利用这些遗传因子来诱导成纤维细胞退回至心脏发育的路径;而工程化的心脏祖细胞的优势在于其并不像所有通用的多能干细胞一样,来源于成纤维细胞的诱导性祖细胞对于心脏细胞系是专一的。

【10】Cell Stem Cell:利用干细胞制造出的心肌细胞有助精准心血管医疗取得进展
doi:10.1016/j.stem.2016.07.006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利用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iPS细胞)制造的心肌细胞忠实地反映供者天然的心脏组织中关键基因的表达模式。因此,这些细胞能够被用来预测病人是否可能经历药物相关的心脏损伤。相关研究结果于2016年8月18日在线发表在Cell Stem 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Transcriptome Profiling of Patient-Specific Human ipsC-Cardiomyocytes Predicts Individual Drug Safety and Efficacy Responses In Vitro”。

这一发现验证了利用这样的细胞测试某些药物的潜在心脏毒性和设计用于治疗心肌病等疾病的新疗法。研究人员认为,在病人接受治疗之前,精确地找出哪些人可能遭受心脏损伤可能改善很多药物的安全记录。

论文通信作者、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斯坦福心血管研究所主任、心血管医学教授和放射学教授Joseph Wu博士说,“在临床试验中,30%的药物最终因安全性而被撤回。这项研究证实这些细胞起着一种功能性读出器的作用:预测病人的心脏如何可能对特定的药物治疗作出反应和鉴定出哪些人应当避免某些疗法。”(生物谷Bioon.com)

欧易生物

技术热线:021-34781616 咨询热线:4006-4008-26

上海市闵行区新骏环路138号5幢3层
service@oebiotech.com
欧易生物
欧易生物微信公众号
沪ICP备-050455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6 上海欧易生物医学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